Jizz护士国产大全视频|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躁2014|普通话精彩对白一区|亚洲爆乳大丰满无码专区|

                      郵箱:jindunwenhua@163.com

                      《追兇》

                      2024-01-05 10:56 來源:作家出版社     作者:

                      關注金盾文化網


                             這是一個關于金錢與尊嚴、欲望與仇恨、道德與法制的故事,是一部具有多年公安工作經驗的作家潛心創作的社會派懸疑小說。

                             河邊發生命案。是意外,還是謀殺?作案動機何在?八年后,刑警俞東杰在調查走訪中,發現這樁命案與另一起故意傷害致死案有著微妙的關聯。經過縝密偵查和審問,與命案有關的四個年輕人漸漸浮出水面。與此同時,詭異命案再次發生,案情愈發撲朔迷離……

                             人性詭譎,在陰暗的心理動機支配下,每個人都在說謊。抽絲剝繭,面具背后仍有面具,案件環環相扣,驚天逆轉。是命運裹挾還是脫逃詭計?這一切是否就是最終的真相?

                      目   錄
                      001        一       告別  
                      029        二       命案 
                      041        三       追兇 
                      119        四       審訊 
                      152        五       鬼節 
                      208        六       罪與罰
                      260        七       雨雪霏霏

                      文摘:
                      告別
                       
                      1
                       
                      河水噙住河床,吞咽著泥沙,向東流去。
                      有的河段,水面寬闊,草木茂盛,彌漫著輕紗樣的薄霧;有的河段,水流會形成大漏斗狀的漩渦,路過的漂浮物統統被它囫圇吞掉。
                      這條河在不同河段,當地居民對它的稱謂不盡相同,老河、后河、南河都是它。地圖上叫洪河,與淮河相匯。
                      帶著潮濕的風,帶著腥鮮的水土,帶著未知的希望,大河心無旁騖,穿越森林,繞過伏牛山的余脈,繼續向前。
                      流經蚌城那塊廣袤的平原時,它的腳步放緩。
                      堤岸兩邊人們忙著冬播,這一年的麥子比往年種得早,他們急等青苗出土,好多得些補償。這是他們當前的頭等大事,而那些少不更事的年輕人才不關心這個。
                      此刻,最后一撥遷徙的白鷺在天空盤旋,英子、鄧光和晶晶說笑著在那座掛有“危橋”警示牌的橋上等人,沒有誰意識到這將是一個非同尋常的下午。
                      他們不知道危橋很快會被炸掉,新的大橋將建起來。他們也不知道他們的村莊很快將在地圖上消失,大灣新區將成為蚌城耀眼的
                      新城。
                      報紙和電視臺鼓搗得有一陣子了,據說這是蚌城最大的地產開發項目。
                      大灣新區拆遷辦已經成立,他們的擔子很重,既要滿足群眾利益訴求,又要擺平違法違章建筑。他們拍著胸脯向上頭保證,決不給市里添麻煩。
                      決不。
                      大灣新區被大河灣包圍,是塊風水寶地,許多人滿懷憧憬。
                      大河灣處,河道變窄,水流湍急,白浪激濺,拍出嘩嘩的水聲。
                      水流帶動氣流,形成呼呼的河風。河風裹挾著水煙翻過大堤,舔舐著陰郁天空下那行將逝去的村莊。
                      洪河從此由蚌城的“護城河”變成“內河”,兩條河(另一條是清河)自西向東穿城而過,兩條主干大道貫通南北,蚌城由此形成大“井”字形的城市格局。過不了幾年,人們將忘記這些村莊,忘記這塊古老的莊稼地,還有那座骨頭皴裂的危橋。
                      橋墩霉黑,布滿蟲洞的危橋。
                      廢棄的危橋。
                      他們仨就在那座危橋上等另一個年輕人。
                      離河灣不遠,有片沼澤地,是舊河道形成的,它將被改造成風景優美的濕地公園,從丑小鴨變成金鳳凰;灣區內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拆遷的村莊已經敲定。
                      這些事兒的風聲天生是給人走漏的。
                      早在他們敲定之前,村子里便競相擴建房舍,家家戶戶做起“拆遷拆遷,一步登天”的夢。
                      早在他們敲定之前,地產商便著手搶地了。五行上說“火生土,土生金”,火怎么生土他們不知道,但土生金他們知道那一點不假。等著瞧吧,他們有能耐把房價炒到天上;銀行要分一杯羹,非法集資團伙不會缺席,主管事的家伙會插上一杠子,街頭的打手混混們也將在關鍵的時候派上用場。
                      大河在拐彎之后,慢慢調回方向,劃出一個不對稱的大S形再次向東流去。而這片土地像日出日落一樣平凡的命運永遠結
                      束了。
                       
                      2
                       
                      英子是第一個來到危橋的。
                      通常在星期天下午,英子會先到父親的修理鋪,戴上那種加密的棉紗線手套,幫一會兒忙。都是些瑣碎的事,給父親找一把八英寸的活口扳手、及時拿著一顆螺絲釘而不必讓父親用牙叼著、打開電源給輪胎充氣、把未用完的焊條放到盒子里,或者往父親那個被茶堿蝕成褐色的七百五十毫升的塑料太空杯里倒滿開水,諸如此類。母親忙于家務,還要管理田間的莊稼。哥哥好吃懶做又愛面子,他不止一次對她說,父親灰頭土臉的修理鋪常常讓他在朋友面前難堪。英子喜歡各種形狀的金屬配件以及混合著機械潤滑油的那種味道。她曾經考慮過她將來也許會成為一名機修專家。幫一陣兒忙,英子再趕去幾里外的公交站臺,坐上公交車進城上學。
                      但是近來不一樣了,修理鋪的生意越來越冷清。人們不再關心他們的農用機車有沒有毛病、要不要修一修,至少眼下它們已無用武之地。父親也開始不待見他的老本行,五金工具胡亂丟放一地,補胎膠片用完了也不進貨,有時候干脆關門睡大覺。
                      修理鋪就在胡同口對面的大路邊上,英子出來的時候看見父親正修理一輛自行車,頭發蓬松著,額角上有一道墨色的機油灰。
                      父親臉上總有一道機油灰,不在額角,便在下巴,或者在臉頰上。那樣子很像剛剛被洗劫過。
                      “今天需要幫忙嗎,爸?”英子問道。
                      “沒什么活兒,去上學吧。”父親抬頭看看女兒,又說,“今天去恁早。”
                      “我和晶晶約好了的。”英子說。
                      “路上小心點。”父親又埋頭工作了。
                      英子只說了一半,因為約好了的還有鄧光和程凱。她走出村子沒有發現他們倆的蹤影。她和程凱家一條胡同,前后隔一戶,在西塘埂東頭;鄧光家在西塘埂西頭。她不知道他們倆是不是出發了,她更不知道西塘埂村將要發生的事。
                      在英子的一生中,她常;貞浧鸩疬w之前的西塘,童年的西塘,初戀中的西塘。在回憶中她也會看看這天下午的天空——初冬陰冷的暮云籠罩著村莊,她背上書包去上學,父親告訴她路上小心點。她也終將看透西塘的那些人和事。
                      第二個到達危橋的是鄧光。
                      他一手拎著書包,一手抿著頭發。他剛剛十五歲,剛剛成為壞小子,歡得像一只周歲狗,無須為食物操心,還沒有體會過一毛錢的人間疾苦,狂妄到以為只要自己齜齜牙就能搞定全世界。
                      “你一個人,程凱呢?”英子問。
                      “不知道,可能跟晶晶在一起吧。”鄧光把書包放在橋墩上。
                      “你沒有去找他?”英子嘴角露出一朵微笑。
                      “沒有。”鄧光有點垂頭喪氣。
                      自從上次約會被發現之后,英子的父親嚴禁英子跟鄧光來往,他警告鄧光要是再接近他女兒就打斷他的腿。
                      “你連那條胡同也不敢去啦?”英子笑道。
                      “我不是不敢去那條胡同,我是怕變成一級殘廢。”鄧光憤憤不平地說。
                      “你還斤斤計較了。”英子說。
                      “我來時看見王老六在你爸的修理鋪里。”鄧光說。
                      “怎么了?”英子的聲音像花瓣一樣溫柔。
                      “你老爸居然在鼓搗摩托車,就是王老六那輛‘本田125’,排氣筒至少爛了十八個窟窿。”
                      “他最近生意不大好。”
                      “我以為他除了修農用車別的什么也不會呢,其實我很懷疑他到底能不能修那些洋玩意兒。”
                      “你是不是瞧不起我爸呀?”
                      “我是說你爸不喜歡洋玩意兒,他不是經常罵那些染黃頭發、穿超短褲的年輕人狂浪得像外國人嘛。”
                      “所以你應該把頭發染回來。”
                      “我憑什么染回來——那邊,”鄧光指著不遠處,“林晶晶來了,凱哥呢?”
                      這時候林晶晶也看見他們倆,遠遠地朝他們揮了揮手。晶晶走到橋頭,鄧光問:“他呢?”
                      “我正想問你呢。”晶晶說。
                      “老七今天怎么啦?”鄧光說著撿起一顆蟹殼色的鵝卵石。
                      “這是他的老毛病了。”晶晶說。
                      “毛病不少呢。”鄧光拿鵝卵石嗒嗒嗒地磕著橋欄桿。
                      鄧光小程凱兩歲,鄧光讀小學五年級時程凱已經上初中了,因為程凱七年級、八年級連續留級,他們才成為同班同學。鄧光曾經鼓勵程凱九年級繼續留級,這樣就能拿雙份畢業證了。程凱不愛說話,也不愛寫字,考試常常交白卷。他出生時體重七斤,諢名便叫作“七斤”,鄧光有時叫他“老七”,人稱“七少”那是后來的
                      事了。
                      三個人在橋上等了個把小時,程凱依舊不見人影。
                      “什么事都得慢半拍。”鄧光開始埋怨。
                      “還不到四點,你急什么呢?”英子背靠橋欄,手里捻著一朵黃花地丁。
                      “當然,凱哥打架決不含糊,我對凱哥的身手佩服得五體投地。”鄧光說,“他只用了一拳,就把‘齙奎’放倒了。”
                      齙奎本名叫朱一奎,是興業路菜市場一位賣了二十年干貨的老板的兒子,長了兩顆齙牙,人稱“齙奎”。鄧光認為這個綽號完全對得起他。鄧光剛到十一中那會兒,齙奎已經是一名八年級的大個子男生,除了打架斗毆,無所事事。他那幫學渣的帶頭大哥叫彭樂樂,江湖人稱“樂樂哥”,因為加入他們要喝雞血酒,大家便叫他們“雞血黨”。他們自己叫“兄弟會”。一名上了年紀的歷史老師經常把他們誤稱為“同盟會”。那個時期蚌城十一中的惡名聲多半是“雞血黨”這幫家伙打出來的。
                      “聽說齙奎喝雞血酒時吐了?”晶晶問。
                      “酒里雞血加太多了,一碗血酒下去,雞血犯了胃氣,齙奎的咽喉瞬間變成了噴頭。”鄧光說。
                      “聽起來好惡心。”英子說。
                      “你喝起來會更惡心。”鄧光說。
                      齙奎是他們在十一中的死對頭,鄧光曾經被他揍成“熊貓眼”,是程凱為他報了一箭之仇。那天下午大掃除,他們把齙奎堵在廁所里,廁所里被偷偷抽煙的煙民弄得烏煙瘴氣。程凱撥開云霧,一拳打在齙奎軟肋上,齙奎捂著肚子、背靠廊柱、癱坐在污跡斑斑的水泥地坪上,額頭上直冒冷汗。鄧光狠狠踹了他幾腳。那是他第一次打架,荷爾蒙像公牛一樣在他血液里鼓蕩。他還記得齙奎的頭枕在便池沿上,頭發沾染了尿液。
                      “我可不想讓這場電影泡湯。”鄧光說。
                      他們準備去看五點那場電影。鄧光看過盜版VCD,繁體字幕,粵語配音,看不懂,也聽不清,人臉像打了“馬賽克”一樣。
                      晶晶用大拇指撥拉了一下自己的三星手機滑蓋,再次給程凱打手機,依然無人接聽。
                      “不會是怕買單,躲了吧?”晶晶說。
                      “他兜里從來不缺那點零花錢。”鄧光說,“繼續給他打電話。”
                      “算了,愛來不來。”晶晶趴在橋欄上,望著橋下的流水。
                      “凱哥不會放鴿子的。”英子安慰道。
                      晶晶掏出一包綠箭薄荷糖,給英子和鄧光分發。
                      “拖拖拉拉,時間到他那兒至少打五折。”鄧光嘆了口氣,一松手,那顆蟹殼色的石頭掉進河里,發出咕咚的聲響。
                      荒蕪的橋面上長滿車前子和蓬草,只有一條光禿禿的小道,橋身遍布青苔。濕涼的河風帶著沼澤地淤泥的氣味吹過危橋,吹起他們烏黑發亮的頭發。他們等著程凱,等著看五點那場電影,而那場電影卻不會在那天下午等他們。
                      他們怎么也想不到,終其一生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沒有再去看那部影史上里程碑式的經典電影。
                      這時候,一位六十多歲的老男人騎著一輛老式自行車來到橋上,自行車后座兩邊掛著帶格的鐵皮箱,銹跡斑斑,不時顛簸出稀里嘩啦的聲音。
                      這聲音為方圓幾十里的人們所熟悉。
                      這聲音不止一次提醒他們,家里有沒有鍋碗瓢盆需要鋦補、有沒有鐵器需要打磨、要不要買一把剪子或者一把菜刀什么的。
                      這鋦匠的手藝不錯,人品也不賴,你買他的東西,他免費給你磨刀磨剪子。
                      這活兒他干了一輩子,沒有半點干一行煩一行的意思。年輕人無論如何不理解,老郭這個營生到現在還能賺幾個錢。
                      老郭把自行車扎在橋上,脫去浸滿油污的深藍色罩衣,疊好,放進車前簍里。然后一提屁股,坐在橋欄上。
                      “郭老板,生意怎么樣?”鄧光問道。
                      “到處是拆房子搬家的,西塘還有人打架,實在辦不成業務。”郭老板說。
                      “該退休啦,現在誰還鋦鍋。”鄧光道。
                      “不干這行,還能干啥呢。”郭老板撓了撓頭頂的白發。
                      “其實,你可以轉型升級開個雜貨店嘛,比鋦鍋賺錢多了。”鄧光掏出芒果牌香煙,給郭老板發了一支。
                      “唉,我這輩子沒當大老板的命。”郭老板苦楚著臉說。
                      “不試試怎么知道呢。”鄧光點上一支煙,嘴一嘬吐了個煙圈。
                      英子發現,“光棍”近來愛裝出一副老江湖的樣子。晶晶笑著拍拍英子的肩膀,悄悄說了句什么。
                      老郭抽完煙,在水泥欄桿上蹭滅煙頭,然后輕輕跳下來,騎上自行車稀里嘩啦地走了,出了橋頭,便習慣性地吆喝起來——“鋦鍋鋦盆磨刀磨剪子嘞”。他行至公路上,那鏗鏘悠揚的吆喝聲依然在大河兩岸回蕩,像一句古戲詞的唱腔似的。
                      “剛才老郭好像說西塘有人打架,辦不成業務。”鄧光說。
                      “他那也叫業務啊。”晶晶鄙夷道。
                      “是誰打架,你們看見了嗎?”鄧光懷疑是不是凱哥又跟人打架了。
                      “你剛才怎么不問問郭師傅呢?”英子說。
                      “剛才沒想起來。”鄧光說,“你出來時,看沒看見凱哥?”
                      英子搖搖頭,“我沒看見他,我出來的時候他家大門關著。”
                      “我來時路過荒坡陸村,看見十幾輛大車,運了很多磚渣,他們正在把那片荷塘填起來,他們到底要干什么?”鄧光說。

                      作者簡介:
                             梁雨山  八〇后青年作家,河南駐馬店人。曾在《北京文學》《莽原》等文學期刊發表作品,已出版長篇小說《黑名單》。從事多年警務工作,近年致力于刑偵小說創作。

                      責任編輯:魏雅君
                      相關新聞
                      《追兇》
                      這是一個關于金錢與尊嚴、欲望與仇恨、道德與法制的故事,是一部具有多年公安工作經驗的作家潛心創作的社會派懸疑小說。 河邊發生命案。是意外,還是謀殺?作案動機何

                      今日

                      《關系筆墨:觀念演進與形式嬗變
                      本書在辯證的邏輯下,對筆墨這一由來已久的課題進行再思考和再認識,以關系筆墨為新的觀察視角和思維方法,不僅擺脫了筆墨糾纏于是非判斷的論爭,同時也超越了筆墨關

                      219天前

                      一部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黨員干部
                      簡評《領導干部調查研究能力建設》 調查研究能力是黨員干部所必備的一項基本能力,是提高決策水平的基礎,是堅持馬克思主義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的基本要求。為幫助廣大黨

                      243天前

                      《美而簡:生活的藝術》
                      薩提斯庫馬爾將其80多年的人生行走、反思與智慧凝煉成這樣一本指南,內容包括: 簡單生活的生態和精神原則 擺脫物質和心理包袱 打開你的內心,去感受人際關系的深層價

                      269天前

                      作家出版社2022年度好書日前在北
                      為展示作家出版社2022年度優秀圖書作品,弘揚精品出版,為讀者推薦有價值的好書,1月18日,作家出版社2022年度好書專家評選會在現代文學館舉行。中國作協黨組成員、書

                      315天前

                      《國家監察行動之刺心者》:比《
                      作者:海劍 出版中國書籍出版社 腐敗出,公平失。腐與反腐,一直是國家政治生活中不可忽視的焦點,也是民眾始終關注的話題。而限于媒體報道、社會宣傳的有限,民眾對

                      319天前

                      友情鏈接: